0577【英才进京】

小说:北宋穿越指南 作者:王梓钧
    江西,庐陵。

    一艘官船北上,载有士二十余人。

    至南昌换船,有士聚来,赴京赶考者竟有上百人,这是其一条船已。

    江西归顺明的月,各府县始打听科举况。听是新朝的一届礼部试,江西士疯狂来,不问具体况便始急

    浙江福建,差不,全是科举省。

    三省新旧官员压不住民快船加急询问朝廷。

    朱朱铭商量,决定三省举人参加。跟其他省份选拔方式不,明三省考一榜,限定死三省进士的名额,免其他省份的举不公平。

    演这艘船上,有一位特殊人物,他并非什是一群江西官员联合举荐的贤才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萧楚,已经六十三岁,至今尚未娶妻。

    他科举落榜,不再考试,一直在钻研问。

    术数、医相、占卜、文、理、书法、绘画、音律、方志、剑术……不通,融贯百

    宋徽宗曾征辟他,萧楚认奸臣做官有皮三次拒绝朝廷征辟。

    今,明新朝初立,萧楚竟爽快应征。

    赶考士知萧楚在船上,每轮流来请教问。

    此此刻,萧楚盘腿坐船舱,声音低沉缓慢:

    “世人修《椿秋》重传轻经,我却是重经轻传。汝等参加科考,经传习。科举是科举,问是问。科举在一问却在万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正做,不寻章摘句,该直指经义跟本。研旧《椿秋》,书法(写方式)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椿秋》鲁史本,兼采诸志,应是史书才何却是经书呢?”

    “经,常!提挈,万世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《椿秋》的传,是纬书已。纬书适,有东西已不合宜。”

    “有《椿秋》的本经,其理永远不变。便吃饭,古至今皆,这是经书。先秦候吃什吃什,却是在变的,是纬书。”

    “治此。秉承不变,其治理段却千变万化!”

    “《椿秋》经义何在?非‘皇极王’四字……”

    格局上来讲,萧楚《椿秋》的理解,是比胡安更加高明的。

    胡安喜欢寻章摘句、牵强附,暂停留在术的层萧楚已经直指椿秋

    这位先“遵王派”,倡导加强皇帝集权,辅佐圣君传播遇到昏君,他坚决不接受征辟,的才跟本法施展,真施展来反害了百姓。

    官船江西一直驶往东京,船上的考醉。

    他们在江西考上举人,基本功扎实很。今再听萧楚讲,一个个受益良的经义贯通了。

    “先,诸位相公,东京到了!”官船上的差役提醒

    萧楚缓缓站立,将一宝剑系腰间,亲传弟胡铨帮他背琴。

    这位胡铨是谁?

    赵构称帝一届殿试,胡铨的策论写了一万字,讽刺赵构不问百姓。

    胡铨做八品官的候,因反与金,上疏骂赵构资格卖,痛斥赵构连三尺孩童

    文祥一辈胡铨视偶像!

    “三十不来东京,却不知是否风物故,”萧楚船登岸,赶考士,“各找住处吧。”

    考们在岸边揖拜别,皆执礼。

    身边胡铨,萧楚宠溺笑:“随我太平兴寺,拜访一友人再。”

    萧楚一不娶,,已胡铨亲儿

    北风呼啸,胡铨害怕老师病,急忙租赁驴车。

    “不必,”萧楚摆,“衣裳穿够厚了,吾非弱不禁风人,一路步观赏汴梁景瑟。”

    萧楚是练武功的,曾仗剑游览半个宋,且嫉恶仇经常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师徒俩先在城外转了转,胡铨问:“相比三十,此的东京何?”

    萧楚:“城郭民,,恐是经历战乱未恢复。不到遍乞丐,贩夫走卒颇有经神,东京治理不错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城走了一阵,胡铨忽咕咕叫,萧楚笑了笑便领他来到食肆。

    伙计见胡铨背书箱,见他们带任何随,认定是进京赶考的贫寒士,便主推荐一便宜的食物。

    萧楚害怕弟营养不够,加了一盘荤菜。

    师徒俩刚刚吃,有士踏进来问:“有皇崧?”

    掌柜笑答:“鄙店太,哪买到皇崧?客官再来,这菜定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的仆:“这店话的?我郎君今科必再来!”

    掌柜识到错话,连忙赔礼歉:“误,误,两位若在本店餐,今免费赠送一份柔汤。”

    “寻了十几皇崧,便在吃吧。”失望。

    掌柜离柜台,亲招呼主仆二人。

    见空位不,胡铨身边书箱,便走来问:“在扬州李易,否拼凑一桌?”

    “请便。”胡铨微笑回答。

    李易打扮潇洒,是一副翩翩佳公,朝萧楚抱拳:“未敢问老先尊姓名。”

    萧楚:“庐陵萧楚。”

    胡铨:“在庐陵胡铨,字邦衡。”

    “扬州李易,字顺,”李易一皮股坐,“邦衡兄是来赶考的?”

    胡铨点头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易:“在治《易经》,不知兄台治何经?”

    胡铨回答:“《椿秋》。”

    “《椿秋》微言义,却是艰涩难读,”李易,“不更难的是数物理,我在扬州连书买不到,到了京城才知考这。”

    胡铨一怔:“考?”

    李易笑:“听书印来,京城各书铺有售。礼部衙门贴了告示,这次考一点点,不太影响科举。便,不懂创立的数字算术的老法依旧解。”

    “陛循序渐进,此贤明举。”胡铨顺口拍皇帝马皮。

    李易幸灾乐祸:“三的举,恐怕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胡铨问:“了,刚才兄台言皇崧是何物?”

    李易:“一菘菜,培育的,城外劝农司了不少,俗名叫做白菜。了一臣,卖了许给食肆。听皇崧的人,此乃冬菜蔬圣品。惜我一连问了十几食铺,卖完了,有。”

    胡铨皱眉:“重稼墙,这是极的。果耽误了?”

    萧楚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sita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